热门搜索:

云南叶莱经贸有限公司:云南、昆明、普洱、文山架子管厂家将以优惠的价格,批零兼营的方式,为您提供快捷优质的服务,欢迎新老客户前来洽谈、电议。

    曲靖钢管销售

    更新时间:2020-10-12   浏览数:97
    所属行业:钢铁 优钢
    发货地址:云南省昆明官渡区  
    产品规格:齐全
    产品数量:6000.001
    包装说明:1根
    单 价:2680.00 元/1

    曲靖钢管销售

    云南钢管批发,昆明钢管批发, 赣超公司始终坚持“立足钢市,服务百年”的感恩理念,秉承“诚实守信、优质服务、精诚合作、共创辉煌”的经营理念,以金属流通为主业,以“想顾客之所想,急顾客之所急”为己任,服务客户,奉献社会,规模实力不断增强.... 刘先生 凡在本公司购买产品按每吨返回馈20-30元不等!!! 量大从优哦

    近期,各地纷纷签订煤炭、钢铁去产能目标责任书,向国务院立下“军令状”。钢铁、煤炭化解过剩产能工作也全面进入实施阶段。 据上海证券报5月23日报道,国家提出的去产能目标是:煤炭、钢铁行业未来3年至5年内分别压缩产能5亿吨左右和1亿-1.5亿吨。不过,上证报记者梳理各省去产能目标发现,钢铁大省河北一个省压减的钢铁产能就达1亿吨,而晋陕蒙三大煤炭主产区要化解的煤炭产能已经接近4.8亿吨,如果再算上其他省份,地方压减力度远超国家预期。 近期,各地纷纷签订煤炭、钢铁去产能目标责任书,向国务院立下“军令状”。钢铁、煤炭化解过剩产能工作也全面进入实施阶段。 国家提出的去产能目标是:煤炭、钢铁行业未来3年至5年内分别压缩产能5亿吨左右和1亿-1.5亿吨。不过,上证报记者梳理各省去产能目标发现,钢铁大省河北一个省压减的钢铁产能就达1亿吨,而晋陕蒙三大煤炭主产区要化解的煤炭产能已经接近4.8亿吨,如果再算上其他省份,地方压减力度远超国家预期。 分析人士指出,在供给侧改革大背景下,地方积极定指标去产能是大势所趋。目前部分过剩产能在创造就业和利税方面已经很难有所贡献,甚至反过来成为地方的“包袱”,地方政府有动机去产能。 此外,中央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对地方来说既是“诱惑”又是激励。一位部委官员对记者直言,地方上报的目标比较多,可能与争取国家的政策补贴有关。 “冲动”与“决心” 未来3年至5年,化解钢铁过剩产能1亿-1.5亿吨、煤炭过剩产能5亿吨左右,这是今年2月国务院6号文和7号文分别给出的钢铁、煤炭去产能的目标。 作为对接落实,各地近期相继制定了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施方案,明确了“十三五”期间的总体安排,拟定了分年度的产能压减或退出计划。 山东省在实施方案中明确,3年内钢铁、煤炭产能将分别压减1000万吨、4500万吨,5年内近六成煤矿将退出。贵州则计划用3年至5年时间压缩煤矿规模7000万吨左右。 一些能源大省压减规模更大。山西计划到2020年压减煤炭产能2.58亿吨;内蒙古提出力争用3年到5年时间化解煤炭行业过剩产能1.79亿吨;陕西重新核定煤炭产能,拟减少过剩产能4006万吨。 钢铁大省河北提出的目标是到2020年钢铁产能要压减到2亿吨以内,这也就意味着5年内要压缩1亿吨产能,有六成的钢铁企业要被关闭、整合。 从各地提出的具体指标来看,仅几个煤炭钢铁主产区提出的目标就基本上可以满足国家去产能目标额度,如果把各个省份的任务目标汇总,数字会大大超过国家预期目标。 在供给侧改革大背景下,地方去产能的决心很大。据了解,地方去产能的目标并不是简单地提出即可,而是要签订目标责任书,向国务院立下“军令状”,并且要把任务目标分解到有关地方和企业,开出具体时间表。 “包袱”与“动机” 对于地方上报的去产能目标比较多,一位部委官员直言,“可能和争取国家的政策补贴有关。”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在化解过剩产能方面,中央财政安排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重点用于职工分流安置。5月10日,财政部发布《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对于5年共计1000亿元的钢铁煤炭化解产能配套资金如何分配和使用有了具体的说法。 一周之后,财政部再发通知,中央财政拨付2016年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276.43亿元。已拨付资金主要根据发改委、工信部等部门审定的地方钢铁、煤炭化解过剩产能任务量和需安置职工人数等基础数据和地方财政部门的申请支出。 此外,财政部还表示,本年度结束后,钢铁煤炭化解过剩产能部际联席会议将对各地区钢铁、煤炭去产能和职工安置有关情况进行核查,中央财政将对超额完成目标任务量的地方,按基础奖补资金的一定系数给予梯级奖补资金。 上述激励政策是地方积极申报的原因之一。不过,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央相关预算及政策规模有限,不是地方所有上报的都能纳入去产能计划,中央会在地方上报的基础上有选择的纳入去产能计划来逐步推进。” 据了解,目前国家已经展开去产能首轮试点,钢铁首批试点包括山东、山西、河北以及国资委旗下多家央企,煤炭则包括黑龙江、山西、陕西以及国资委旗下多家央企。 事实上,除激励政策外,地方去产能更多还是借国家力推供给侧改革的契机实现经济转型升级。 贵州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黄勇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前些年很多地方以能源为主来发展特色产业,比如内蒙古、贵州、山西等地。但从2012年开始,这些产业从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力变为拖累经济增长的负能量,因此地方对去产能很迫切。 章俊也认为,目前部分过剩及落后淘汰产能在创造就业和利税方面已经很难有所贡献,甚至反过来成为地方的包袱,地方政府当然是有动机去竭力去产能。

    5月18日,事关煤炭、钢铁去产能的3个文件同时落地,纠结的煤炭、钢铁去产能之战箭在弦上。“风向突变。”北京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而这可能与“权威人士”近几次对经济形势的分析不无关系。 不过,文件虽然下发了,但问题也随之而来。目前,各地方设定的钢铁去产能目标之和远远超过了中 央拟定的1亿-1.5亿吨的目标,而煤炭行业也是如此。“这可能是为了争取更多的安置资金和政策优惠。”山西一位不具名的官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比 较担心这些安置资金后是否能落实到每一个企业职工身上。 多位受访者表示,作为化解产能过剩的重点行业,煤炭、钢铁从中央到地方进入一场攻坚战,预计将在下半年集中爆发。 政策密集出台 “各有关地区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施方案都已制订完毕,去产能将进入实施阶段。”国家发改委近日表示,政府对此轮煤炭、钢铁去产能的态度颇为坚决。而为配合这两大行业去产能,中央已出台多个文件,涉及财税、金融、职工安置等。 5月18日上午,财政部明确了1000亿元去产能专项奖补资金的使用办法,以支持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工作。同天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抓紧淘汰钢铁、煤炭等行业央企落后产能,要求央企两年内钢煤减产10%。 权威人士此前也表示,下一阶段,化解过剩产能不可避免地涉及人和钱,难度和要求都比较高。据了解,去产能是“做减法”,对地方就业、财力等都有影响,难度的确很大。 今年2月份,国务院就煤炭、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给出意见,提出从2016年开始,用3-5年时间,退出煤炭产能5亿吨左右;用5年时间,压减粗钢产能1亿至1.5亿吨。同时,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资金规模1000亿元,用于企业职工分流安置。 各地去产能目标随即亮相。 在钢铁领域,河北计划淘汰1亿吨产能,仅2016年就将率先减少1000万吨。江苏也表示,到 2018年底,压减钢铁产能1255万吨。煤炭方面,今年两会期间,山西计划到2020年压减煤炭产能2.58亿吨;河北提出到2017年,减产4000 万吨燃煤;内蒙古表示,未来3至5年关闭280处煤矿,涉及产能1.2亿吨。近期,山东又提出,钢铁、煤炭产能分别压减1000万吨、4500万吨以上。 不过,据统计,根据已公布目标的十余个省份的数据,去产能目标已超过1亿-1.5亿吨的全国目标。 涨价促进复产 “煤价大涨,拉煤车排队挤破了头。”陕西府谷煤炭商张经理告诉记者,因去年陕西关停了很多煤 矿,眼下的煤炭十分紧缺。据其介绍,从4月下旬内蒙古煤价出现大涨。其中,6000大卡以上的末煤坑口价为180元/吨,5500大卡的为160元 /吨,5200-5300大卡的为140元/吨,涨幅为20元-40元/吨。 “煤价上涨得益于去产能政策的落实。”山西一煤矿负责人表示,煤价不断上涨让他陷入焦虑之中,因为他现在想开工,但行情能不能持续却不好说。 记者了解到,不仅煤价上涨,钢价也上涨了。沙钢公布的4月中旬价格显示,许多品种大涨550元 /吨,这也是建筑钢一年多以来首次站上每吨3000元的高位。涨价势必会倒逼复产,目前许多停产的钢厂都乘机复产了。钢铁业去产能才开始,局势就发生逆 转,先是钢厂纷纷复产,接着是联手提价。 在回答近期钢价、煤价上涨是否会影响供给侧改革时,发改委、工信部均明确表示,钢铁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并未改变,短期煤炭供求形势也未发生根本性转变,钢、煤上涨难以持续。 事实上,各项密集发布的配套政策,也凸显了政府改革的决心。尤其是3月底,276个工作日制度直接削减了全煤炭行业16%的产能。“市场的短期回暖并没有动摇去产能的决心。”河北省近日表示,将持续加力推进钢铁煤炭去产能,确保时间任务“双过半”。 而想开工也并非易事。记者了解到,进入5月,全国范围内钢铁、煤炭等严格执行限产,有几个地方 不严格执行的也被约谈,产量红线、全年生产天数的限制,使得煤炭业出现萎缩。此外,银行信贷也收紧了对煤炭、钢铁行业的支持。一季度,产能过剩行业中长期 贷款余额同比下降0.2%,其中钢铁业中长期贷款同比下降7.5%。用官方的话说,钢、煤业的回暖只是“季节性”的。 人往哪里去 在去产能过程中,企业和地方都面临着棘手的减员难题。 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近日称,在此轮去产能中,煤炭、钢铁领域的职工共涉及约180万人,煤炭行业130万人、钢铁行业50万人。 分流是去产能避不开的痛,但关键要解决“钱从哪来,人往哪去”的问题。按照财政部对专项资金的要求,主要用于企业职工分流安置工作,安置费用范畴包括,退养职工需缴纳的养老、医保,需发放的基本生活费、工伤保险等。 “中央奖补资金该怎么分配,可能还是需要地方积极争取。”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表示,中央1000亿元仅是个启动资金,更多的资金还得靠地方和企业。据测算,中央财政专项奖补资金1000亿元,煤炭占722亿元,钢铁278亿元。 而地方也在积极筹资。今年两会期间,山西省省长李小鹏恳请中央支持山西煤炭供给侧改革,请求给予资金和政策支持;5月18日,山东省召开发布会,为化解过剩产能,对钢铁、煤炭等行业退出的划拨用地,允许依法转让,所得费用可用于企业职工安置。 财政部网站19日消息,中央财政拨付2016年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276.43亿 元。专项奖补资金具体包括基础奖补资金和梯级奖补资金两部分,由地方政府统筹用于符合要求的职工分流安置工作。本次拨付的资金为基础奖补资金,是按照国务 院批准的资金管理办法,根据地方退出产能任务量、需安置职工人数、困难程度等因素分配。

    云南钢管批发,昆明钢管批发, 赣超公司始终坚持“立足钢市,服务百年”的感恩理念,秉承“诚实守信、优质服务、精诚合作、共创辉煌”的经营理念,以金属流通为主业,以“想顾客之所想,急顾客之所急”为己任,服务客户,奉献社会,规模实力不断增强.... 刘先生 凡在本公司购买产品按每吨返回馈20-30元不等!!! 量大从优哦

     

     


    http://www.yeljm.com